【诗路黔江】万壑围群峰 千峰捧一楼
       

九日游武陵山石骨惊崖裂,钟声带树奔。 九霄争咫尺,狂欲大星扪。 万壑围群峰,千峰捧一楼。 大风吹雨立,孤磬入烟流。

爱绝殊难舍,奇山拥并头。   ——晚清·陈景星  陈景星是何人据相关资料记载:陈景星(1841至1916年),又名陈其楠,号笑山,字云五。

黔江区新华乡大田村朱家岩人。

陈景星聪慧嗜学,自幼随父在酉阳直隶州读书,是著名经济学家冯世嬴(壶川先生)的得意门生。

年轻时的陈景星,像他父亲一样,不畏权势,不阿谀奉承,刚直坦率,喜怒皆溢于言表。

景星“危言危行”,影响了他的前程,也使家人遭受厄运。

后来在诗中说“身世偏多憾”,“乾坤总忌才”,一气之下,景星举家迁出黔江,到贵州省石阡县落籍。   从此,陈景星浪迹江湖,寄情山水,随兴赋诗,以抒情他的游踪遍及川黔湘鄂、东粤古滇。 洒脱时,如闲云野鹤,融心于自然。 诗人一生命运多舛,伴随他的足迹而产生的诗作,感人肺腑。

他的诗题材广泛,内容深刻,风格清清隽永,语言明白晓畅。   据了解,这首诗写于诗人年少时游故乡黔江的武陵山时所作。

近日,诗路黔江采访组来跟随诗人陈景星的脚步,再次来到了曾有古十二景之称的“武陵雾雨”和“羽人烟鬟”,带你一睹诗人笔下的人间仙境武陵仙山。

万壑围群峰  武陵仙山位于黔江石会镇,国道319线旁,距黔江城28公里,为武陵山脉腹地、川鄂边境名山。 驱车从黔江主城出发,为了不错过沿途的美景,汽车终于在半小时后进入了武陵仙山境内。   远处蓝天白云的印衬下,一幢幢古典与现代相结合的小洋楼点缀在山间;雄鹰在高空盘旋着,连绵起伏的山峰在时光旋转中一座座奔向远方;不远的庄稼地里,老黄牛正甩着尾巴悠闲的啃着青草。   一行人从石会镇择了一个至高点俯瞰下方,只见武陵山山峰绵亘十余公里,山势峻峭,奇峰兀立,岩峦层叠。 有的似公孙相扶,有的如婆媳悄语;有的像背负竹篓的老人,有的若手牵羔羊的少年……惟妙惟肖,栩栩如生。 事实上这也是采访组对武陵仙山群山的第一印象。 或许正因此清朝土家族著名诗人陈景星在《九日游武陵山》中才会有:“万壑围群峰,千峰捧一楼”的感慨吧。

千峰捧一楼  那么诗人笔下“千峰捧一楼”里的一楼到底指的是什么呢带着这个疑问采访组走访了武陵仙山下居住的数户人家。 虽然得到的答案有所不同,但大都倾向于一楼指的是曾经武陵仙山顶上的真武观。   据史料记载:始建于明万历年间的真武观,依山筑于四块狭小的平台上,四周用条石延伸悬空两米多,于绝壁之上挑两柱房梁,每台建有一座木质结构的楼宇,共百余间。

内外以数百步傍壁石梯曲折连接,号称“悬空观”,离地数百米,其惊险之状,令人叹为观止。

  真武观的楼到底离山底有多高当地民间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相传以前真武观的和尚,清晨洗脸之后把洗脸水往窗边一倒,水在半空就成了雾,不会洒到山脚下。 可见真武观之高并不是虚传。

  在当地老百姓的心里,真武观是神圣的,相传曾经常有香客从天子殿出发,三步一叩到真武观上香,约两天行程才能到达山顶。

桃源云外天  从诗人的生平我们可以看出,他青年时期便离开了黔江,故乡的武陵山水对于常年浪迹江湖、寄情山水的他来说大抵还是不同的。

一句“爱绝殊难舍”,充分表达了他对清逸秀丽、岚雾萦绕的武陵山的喜爱之情。

然而“万壑围群峰,千峰捧一楼”的武陵仙山如今在更多的人眼里,更接近于一个理想的世外桃源。

不信请看清晨的武陵仙山。

  清晨,太阳刚刚露出笑脸,掩映在武陵仙山下青翠竹林下的木屋里,便飘起了温馨的炊烟,农家腊肉特有的清香飘荡在路口,土家阿哥哼着小调,迎着朝阳赶着大水牛出了家门……  当代著名女诗人张晓红在游览了武陵仙山的美景后,对它作出了这样的评价:“疑是桃源云外天,披烟破雾上层巅。 ”诚然,作为武陵第一峰,武陵仙山的美难以用言语形容。   “每逢春夏欲雨,则絮云缕缕从峰腰石罅中迸出,混茫一色,渺无涯际。

第觉云蒸雾拥,山势欲飞,人恍立蓬莱第一峰焉”(《清光绪版·黔江县志》语)。

这是对“武陵雾雨”的最真切描述。   事实上,清晨的武陵仙山一缕缕薄雾在山腰缭绕,升腾。 那些雾如烟、似纱、如玉带,远看就像一幅秀美的水墨画和中国画悬挂在天地之间。 远处的农家院外,月季开得正艳。

一片鸡鸣狗吠之声夹杂其中。 此情此景,不正是“白云深处有人家,袅袅炊烟斜照里”的真实写照吗  (记者田丹谭鹏文/图特约审稿人何泽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