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胎妈妈摔死11个月大儿子获刑 1天睡小时带娃记令人同情
       

这个月15日,日本一名母亲因为虐儿,将11个月大的小孩摔到地上造成死亡,被判处3年6个月徒刑。

法官认为,虽然被告患有忧郁症,但已是完全责任能力人,将无法抵抗、没有防备的受害人丢到地上的行为,具有高度危险性且恶质。 光看这样的叙述,你可能会气愤地想着是不是判得太轻。

可是,这背后的整个悲剧,却引起了很多人的同情。 因为,无论任何人有跟这位妈妈一样的境遇......可能都无法保证,自己不会犯下大错。

被告松下园理今年30岁,她原本患有不孕症,在接受治疗后,成功一次怀上了三胞胎,那是她和丈夫最开心的时刻。

可是,即使知道育儿是非常辛苦的一件事,在丈夫几乎完全没有帮忙的情况下,她还是被逼出忧郁症了。

她的生活有多惨?光是喂三个孩子母乳,一天加起来就要喂24次,半夜总是被吵醒,三个人同时哭闹时更没有办法安抚。

加上换尿布以及所有的家事,她一天的睡眠时间,只有一个小时。

孩子们出生4个月后,丈夫成功向公司请到了半年的育婴假。 原先觉得状况应该会稍微缓解了,没想到丈夫却连换尿布、哄小孩都不会。 到头来,除了丈夫有了半年悠哉的休假之外,整体来说并没有帮上什么。 半年过去,丈夫回到公司工作,她的心理状态越来越糟,产后忧郁症的状况越来越严重。 终于,在2018年1月11日,酿成了憾事。 她听到11个月大的次子又传来哭声,她生理上忽然产生了心跳加速和有强烈的恶心呕吐感。 于是她把次子从床上抱起,走到隔壁房间,没有多想,就把孩子往榻榻米地上丢去,然后,她又抱起哭得更凶的孩子,再朝着地上丢一次。

就这样,孩子永远安静下来了。

她也随着环境变安静,忽然恢复了理智。

她哭着立刻叫了救护车,并且在救护车赶到的9分钟内,不断对孩子做着心肺复苏术。 可是,孩子还是在两周的治疗后,因为脑部损伤离开了世界。

网线配图有日本媒体评论说,会有这样的悲剧,是她真的真的无人可以求助了。

丈夫不帮忙、娘家的父母没有空抽身、连行政机关都无法信赖。 她在生产前,其实就去过行政机关咨询,但只拿到双胞胎的育儿手册和多胞胎育儿座谈会的传单,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产后即使她想去日本的“家庭支援中心”申请临时托育服务,也因为带着三个小孩、没有办法去面谈。 在法庭上的最终陈述,她哭着说了:“我至今依然很爱、很重视那个孩子。 让无辜的孩子痛苦、夺走他的将来,我真的感到很抱歉。

”即使她是亲手犯下杀人罪的人,你也很难不去相信,她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 新闻刊出后,日本讨论区最常见的评论,竟然还是“判得好”、“判太轻了”。

可是曾有育儿经验的人们,看到的却不一样。

有人说,她以前照顾儿子的时候,整整一年都不曾连续睡觉超过30分钟。 当时,她也曾在意识不清的时候,看着独生子的睡脸,想着“如果这孩子可以永远这样睡下去就好了”。

她无法想像,这位孤立无援要带三胞胎的妈妈,遭遇的究竟是怎样的辛苦和痛苦?另一位妈妈也说了,每次准备帮宝宝喂奶,其实大约就会花上半小时。 那一天喂奶24次花掉10~12小时、帮宝宝洗澡花掉小时、不间断的哄小朋友睡觉、安抚......这又要多久?妈妈自己什么时候睡觉,什么时候吃饭呢?网络配图老实说,这虽然是一件“虐儿”的刑案,这不如说,是社会制度杀人,连妈妈和儿女一起杀了的制度杀人。

日本社会普遍还是认为,育儿和家事都“理所当然”通通是妈妈的事情,所以即使爸爸不会换尿布、不照顾孩子、不做家事,也有许多人认为理所当然。 想想美国中情局被认为极端不人道的刑求之一,就是不让嫌疑犯睡觉。 那,社会有试着让妈妈能多睡一点点过吗?在日本,就连想要找保姆都困难重重,不但价格难以负担,托育机构也是要申请和排队。

而这位松下园理,就连想要去托育机构面谈,都因为没有人能暂顾小孩而办不到。 这种极端的精神折磨,有几个人可以撑下去?令人更疑惑的是,如果妈妈的精神状况已经长期折磨成这样,在身边的丈夫,难道没有打算要做点什么吗?目前松下家的两名子女,也是被送进育幼院,而非交由爸爸照顾,更是让人匪夷所思。 然而,日本网友的主流声音,却没什么人认为这有什么奇怪之处。

一个进步的社会,不该把育儿仅仅当作母亲个人的责任。